婚外情

为什么古代改革家都救不了王朝命运问题出在自身

2019-11-09 10:55:1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为什么古代改革家都救不了王朝命运问题出在自身

为什么古代改革家都救不了王朝命运问题出在自身

古代改革家莫不是希望改革能带来国家的的强大,但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,其原因就在于他们没有意识到封建制度的本身的缺陷。

秦汉以后封建生产关系的演进,中心问题在特权地主势力的扩张。汉代初期,分封制与郡县制并行。勋戚贵族肆意兼并土地。国家对土地征课的田租较轻,而对男女人口则不分贫富统课以口赋算赋(人头税),并对丁男调发各种徭役或征收更赋(服役,可以交钱代替服役)。在此种有利于富民不利于贫民的赋役制度下。“复有所谓“赐复”以及“买复”之事例,于是别有一种兔赋之特权阶层生,且日益发展;惟贫无资力者,则恒呻吟于重负之下”。这就是以贵族地主为中心的大土地所有制所以继续发展,贫富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化的缘故。

自三国以至魏晋,私家佃客制的发展助长了土地的兼并。晋初颁布户调式,规定人民每户一男一女合占田百亩,课田七十亩,课田纳租。课丁服役。同时,贵族则按官品占田,最高达五千亩。他们不仅本身不服徭役,还有荫庇佃客若干户的特权。北魏以至隋唐所实行的均田制,“初非废除原有大土地私有制度,仅就荒地未耕,业主散亡以及产权不确之土地加以分配,而在奴隶、耕牛得配以土地之规定上,又复对豪家势族加以特别维护。故当时原有地主阶级并未受到实际限制,均田令虽曾实行一时,不久即遭破坏”。在均田制下所实行的租庸调制是以每丁授田百亩为依据的,则超出百亩以上,土田愈广,负担愈轻;在土地不能禁绝买卖之下,一面是土地兼并,一面是土地丧失,租庸调制也再不能维持下去。

代替租庸调制的是两税法:地税征粮,户税征钱。地税按亩纳课,户税按资财情况计征,现任官依据官品列入各户级,一同纳税;同时被豪强独占的客户也不能免役。这样,官僚贵族特权有所削弱,但地主阶级的土地占有则未加触动,王朝的统治得以延续一时。

两税法后来经历唐宋、元、明各瓢、朝,虽内容需有变化,其基本性质仍是在维持现政权统治的前提下,照旧维护地主阶级利益;同时,贵族地主利用政治权力,继续占有大量土地和荫庇许多客户,既与庶族地主有矛盾,又对王朝统治者有损害;广大人民在地租、徭役、赋税的残酷压榨之卞,难以生活下去,逃亡现象日益严重;国家在赋役方自所作的某些改制,不过是对当时矛盾的尖锐化略有缓和而已。

西地那非销售

genericviagra

万艾可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