瘦身

撒哈拉的故事之结婚记上

2019-11-09 14:05:1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点蓝字,加关注

内容简介

《撒哈拉的故事》是三毛脍炙人口的散文佳作。在她的内心深处,撒哈拉沙漠是梦中情人,是不能解释的,属于前世回想似的乡愁,稀里糊涂,她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了那一片陌生的大地。每一粒沙地里的石子,尚且知道珍爱它,每一次日出和日落,都舍不得忘怀,更何况,这一张张活生生的脸孔,又如何能在回想里抹去他们。在适应了撒哈拉大漠枯燥、单调的生活之后,她重新提笔写作,记录与荷西苦中作乐的婚姻生活、撒哈拉威人的异域文化,和沙漠地带的动荡局势……十几篇质朴的散文,洋溢着旺盛的生命力。

作者简介

3毛(1943~1991),本名陈懋平,由于学不会写“懋”字,就自己改名为陈平。旅行和读书是她生命中的两颗一级星,快乐与疼痛都夹杂其中,而写作之初纯洁是为了让父母开心。她踏上广袤的撒哈拉,追寻前世的乡愁,和荷西在沙漠结婚,从此写出一系列风靡无数读者的散文作品,把大漠的狂野温柔和活力四射的婚姻生活,淋漓尽致展现在大家面前。但是荷西的突然离世,让她差点要放弃生命,直到去了一趟中南美旅游,才终于重新提笔写作。接着她尝试写剧本、填歌词,每次出手必定撼动人心。直到有一天,她又像儿时那样不按常理出牌,流浪到了遥远的天国。

撒哈拉的故事之结婚记上

结 婚 记

1

去年冬天的一个清晨,荷西和我坐在马德里的公园里。那天的气候非常寒冷,我将自己由眼睛以下都盖在大衣下面,只伸出一只手来丢面包屑喂麻雀。荷西穿了一件旧的厚茄克,正在看一本航海的书。

“三毛,你明年有甚么大计划?”他问我。

“没什么特别的,过完复活节以后想去非洲。”

“摩洛哥吗?你不是去过了?”他又问我。

“去过的是阿尔及利亚,明年想去的是撒哈拉沙漠。”

荷西有一个很大的优点,任何三毛所做的事情,在他人看来也许是疯狂的行动,在他看来却是理所当然的。所以跟他在一起也是很愉快的事。

“你呢?”我问他。

“我夏天要去航海,好不容易念书,服兵役,都告一个段落了。”他将手举起来放在颈子后面。

“船呢?”我知道他要一条小船已经好久了。

“黑稣父亲有条帆船借我们,明年去希腊爱琴海,潜水去。”

我相信荷西,他过去说匣来的事总是做到的。

“你去撒哈拉预备住多久?去做什么?”

“总得住个半年一年吧!我要认识沙漠。”这个心愿是我自小念地理以后就有的了。

“我们6个人去航海,将你也算进去了,八月赶得回来吗?”

我将大衣从鼻子上拉下来,很兴奋的看著他。“我不懂船上的事,你派我甚么工作?”口气非常高兴。

“你做厨子兼摄影师,另外我的钱给你管,干不干?”

“固然是想参加的,只怕八月还在沙漠里回不来,怎么才好?我两件事都想做。”真想又捉鱼又吃熊掌。

荷西有点不高兴,大声叫∶“认识那末久了,你总是东奔西跑,好不容易我服完兵役了,你又要单独走,什么时候才可以跟你在一起?”

荷西一向很少抱怨我的,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一面将面包屑用力撒到远处去,被他一大声说话,麻雀都吓飞了。

“你真的坚持要去沙漠?”他又问我一次。

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,我很清楚佾己要做的事。

“好。”他负气的说了这个字,就又去看书了。荷西平时话很多,烦人得很,但真有事情兵就决不讲话。

撒哈拉的故事之结婚记上

想不到今年2月初,荷西不声不响申请到一个工作,(就正对著撒哈拉沙漠去找事。)他卷卷行李,却比我先到非洲去了。

我写信告诉他∶“你实在没必要为了我去沙漠里受苦,况且我就是去了,大半时间也会在各处旅行,无法常常见到你━━。”

荷西回信给我∶“我想得很清楚,要留住你在我身旁,只有跟你结婚,要不然我的心永远不能减去这份痛楚的感觉。我们夏天结婚好么?”信虽然很平实,但是我却看了快十遍,然后将信塞在长裤口袋里,到街上去漫步了一个晚上,回来就决定了。

今年四月中旬,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,退掉马德里的房子,也到西属撒哈拉沙漠里来了。当晚荷西住在他工作的公司的宿舍里,我住在小镇阿雍,两地相隔来回也快一百里路,但是荷西天天来看我。

“好,现在可以结婚了。”他很高兴,容光焕发。

“现在不行,给我三个月的时间,我各处去看看,等我回来了我们再结婚。”我当时正在找机会由沙哈拉威(意思就是沙漠里的居民)带我一路经过大漠到西非去。

“这个我答应你,但总得去法院问问手续,你又加上要入籍的问题。”我们讲好婚后我两个国籍。

撒哈拉的故事之结婚记上

因而我们一同去当地法院问问怎么结婚。秘书是一位头发全白了的西班牙先生,他说∶“要结婚吗?唉,我们还没办过,你们知道此地沙哈拉威结婚是他们自己风俗。我来翻翻法律书看━━”他一面看书又一面说∶“公证结婚,啊,在这里━━这个啊,要出生证明,单身证明,居留证明,法院公告证明……这位小姐的文件要由台湾出,再由中国驻葡公使馆翻译证明,证明完了再转西班牙驻葡领事馆公证,再经西班牙外交部,再转来此地审核,审核终了我们就公告十五天,然后再送马德里你们过去户籍所在地法院公告……。”

我生平最不喜欢填表格办手续,听秘书先生那末一念,先就烦起来了,轻轻的对荷西说∶“你看,手续太多了,那末烦,我们还要结婚吗?”

“要。你现在不要说话嘛!”他很紧张,接著他问秘书先生∶“请问大概多久我们可以结婚?”

“咦,要问你们自己啊!文件齐了就可公告,两个地方公告就得一个月,另外文件寄来寄去嘛━━我看三个月可以了。”秘书慢吞吞的将书合起来。

荷西一听很急,他擦了一下汗,结结巴巴的对秘书先生说∶“请您帮忙,不能快些么?我想越快结婚越好,我们不能等━━。”

这时候秘书先生将书往架子上一放,一面飞快的瞄了我的腰部一眼。我很敏感,马上知道他误解荷西的话了,赶快说∶“秘书先生,我快慢都不要紧,有问题的是他。”一讲完发觉这话更不伦不类,赶快住口。

荷西用力扭我的手指,一面对秘书先生说∶“谢谢,谢谢,我们这就去办,再见,再见。”讲完了,拉著我飞云似的奔下法院三楼,我一面跑一面咯咯笑个不停,到了法院外面我们才停住不跑了。

“甚么我有问题,你讲甚么嘛!难道我怀孕了。”荷西气得大叫。我笑得不能回答他。

-END-

邱度神油

万艾可多少钱

印度神油害了我

印度双龙神油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